首頁 > 財經 > 財經要聞 > 正文

人民幣匯率走勢一掃頹勢 上演驚人逆轉

文章來源:山西民企網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8-11-06 09:46:48

本周,人民幣匯率一度下探至10年來低點,市場情緒也頗為緊張。11月1日,人民幣匯率走勢一掃頹勢,上演了驚人逆轉。當日,在岸人民幣開盤后不久便開啟一波拉升,收盤價較上一交易日上漲238個基點,報6.9496,創下8月27日以來的最大漲幅。此后,受重磅利好消息帶動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較日內低點大漲約500點,接連收復六道關口至6.9199;離岸人民幣對美元也收復多道關口。

人民幣大幅反攻的誘因
人民幣大幅反攻的誘因

截至11月2日16時30分,在岸人民幣對美元收報6.8897,升破6.89關口;離岸人民幣對美元的日內漲幅擴大至600點以上,收復6.87關口。

人民幣空頭全線潰敗

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此前就曾表示,近期匯率波動是市場因素共同作用下的結果,但不排除在市場因素轉向時,人民幣將轉強。“此前,人民幣匯率快速走低正是始于離岸市場,在一個流動性有限的市場里,一旦連續出現積極信號,空頭的風險就陡然升高。”一家境外銀行的投資總監感嘆道,“空頭一夜無眠啊!”

事實上,做空人民幣,豈是輕而易舉。央票“出海”塵埃落定,給了空頭一記重拳。10月31日,人民銀行宣布,將于11月7日通過香港金融管理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(CMU)債券投標平臺,招標發行2018年第一期3個月和第二期1年期中央銀行票據,發行量均為100億元人民幣。

“一旦離岸市場出現較為明顯的人民幣空頭情緒,發行央票就可提高離岸人民幣市場的利率水平,以抬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,抑制人民幣空頭。”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撰文稱。

在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看來,過去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管理主要是通過香港金管局,現在人民銀行也能直接參與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調節,這將更好地發揮對離岸人民幣市場利率的引導作用。一言以蔽之,央票“出海”,將向離岸人民幣市場釋放更明確的立場,對投機客的震懾效果十分顯著。

美元指數拐點初現

美元指數一直以來都是全球市場的核心風向標,美元走弱也是此次人民幣大幅反攻的誘因。10月31日,美元指數觸及階段新高97.1935。本月伊始,美元指數“開局不利”,當日最大跌幅逾0.9%,這一跌勢持續至11月2日,美元指數逼近96。

一家券商資深研究員認為,英國脫歐談判成功在即,英鎊一度大漲;歐洲局勢趨穩,美元多頭被阻擊。因此,美元指數直線回落當在情理之中。就美國經濟基本面而言,“尤其在10月美股暴跌后,美國高利率、高匯率、高估值的狀態需要得到修復。”上述研究員表示,這些原因的共同作用使美元指數走弱。

此外,也有市場人士稱,國際金價和油價的比值是一個監測經濟風險的領先指標。目前“金油比”向上突破,也暗示著美國經濟基本面前景不容樂觀。

“過去幾個月,可以看出央行的工具多樣且有效。外儲仍然比較穩定,9月份數據顯示,中國為資本凈流入,并未因人民幣貶值出現大規模資本流動,說明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沒有走弱,投資者信心還在。”穆迪分析師副總裁李秀軍接受采訪時表示。

嘉盛集團首席中文分析師黃俊預期,央行有能力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,未來人民幣匯率有望繼續企穩回升。